斐迪南一世(Ferdinand I;1793年4月19日—1875年6月29日),全名斐迪南·卡尔·利奥波德·约瑟夫·弗朗茨·马塞兰(FerdinandKarl Leopold Joseph Franz Marcellin)。是奥地利帝国皇帝(1835年3月2日—1848年12月2日在位),同时也是德意志邦联总统、匈牙利国王、克罗地亚国王和波西米亚国王(被称为斐迪南五世)。

随着父亲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二世于1835年3月2日去世后,斐迪南继承了王位,由于他的智力缺陷,导致无法统治帝国。所以他的父亲在他临死前起草了一份诏书,他请路易斯大公在国内政策的每个方面为斐迪南充当顾问,并且力劝他听从奥地利帝国外交部长克莱门斯·梅特涅的指挥。

斐迪南在1848年12月2日爆发革命后退位,王位由他的侄子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继承。退位后,斐迪南前往波西米亚的布拉格城堡定居,直到1875年6月29日去世。

斐迪南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二世和他的双重表妹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的玛丽亚·特蕾莎公主的长子。可能是由于父母近亲结婚的缘故,斐迪南患有癫痫和脑积水,他的神经系统存在问题,还言语障碍。他的教育由约瑟夫·卡拉桑兹·冯·埃伯格男爵和他的妻子约瑟芬负责。

斐迪南被形容为是一个愚笨无能的统治者。但是尽管他患有癫痫,他依旧坚持写下了条理分明清晰易读的日记并且甚至还有人说他机智敏锐。可是每天多达二十次的癫痫发作严重地限制了他的统治能力。尽管从未有人宣布他丧失执政能力,但政府却被一个由路易斯大公、弗朗茨·安东·冯·科洛拉特-利布斯廷斯基和克莱门斯·梅特涅组成的摄政委员会把控。

当他与萨沃伊的玛丽亚·安娜公主结婚后,宫廷医生认为他们根本不可能生育后代。当他试图与妻子圆房时,他的癫痫发作了5次。他最能记住的是他对厨师的命令:当厨师告诉他由于杏仁已经过季了所以他不能够吃杏仁团子时,他说道:“我是皇帝,我要吃团子!

1848年,当革命者逼近宫殿时,斐迪南便向梅特涅寻求解释。当梅特涅回答道他们正在进行一场革命时,据说斐迪南说道:“但他们经过允许了吗?”施瓦岑贝格的费利克斯王子说服了斐迪南放弃王位,让位给他的侄子弗兰茨·约瑟夫大公(后来的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本来他的下一位继承人是他的弟弟弗兰茨·卡尔大公,但弗兰茨·卡尔被说服放弃了王位继承权。而弗兰茨·约瑟夫也将在未来统治奥地利长达68年。

斐迪南在日记中记录了这件事:“当新皇帝跪在他的老皇帝和主的面前,这件事情也随之结束。也就是说,我,将双手放在他的头上并且比了一个圣十字架的手势向上帝请求给了他祝福……然后我拥抱了他并亲吻了我们的新主人,之后,我们便去了我们的房间。再后来,我和我亲爱的妻子听到了正在举行的弥撒仪式……在那之后,我和我亲爱的妻子便开始收拾行李。”

斐迪南是最后一位被加冕的波西米亚国王。他在波西米亚的布拉格城堡里度过了他的余生,由于他对波西米亚的意气相投,他获得了来自捷克人的昵称——“好人斐迪南五世”。在奥地利,斐迪南也被同样称为“善良的斐迪南”。他被安葬在位于维也纳的皇家墓穴内的第62号墓。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FranzJoseph I,1830年8月18日-1916年11月21日),又译为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奥地利帝国和奥匈帝国皇帝(1848年12月2日—1916年11月21日)、19世纪到20世纪初中欧和南欧的统治者。他是神圣罗马帝国末代皇帝弗朗茨二世之孙、弗兰茨·卡尔大公长子、斐迪南一世之侄,其母为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之女苏菲·弗里德里卡公主。

弗兰茨·约瑟夫因伯父斐迪南一世无嗣而被立为皇储,不久后伯父斐迪南一世因精神问题下诏禅让,弗兰茨·约瑟夫遂即位为帝。在位之初威逼普鲁士签订《奥尔米茨条约》,与俄罗斯帝国和法兰西第二帝国敌对,因将奥地利帝国改组为奥匈帝国等事件而被世人熟知,1879年他与普鲁士王国领导的德意志帝国结盟,1914年向塞尔维亚王国发出最后通牒,把奥地利和德国拉入第一次世界大战。1916年,因肺炎发作于维也纳驾崩,终年86岁。其侄孙卡尔一世即位。

19世纪下半叶,奢华的帝都维也纳有一位英俊的年轻帝王,统治着欧洲第二大帝国,他血统高贵,是600年历史的哈布斯堡家族的嫡系传人,他异常勤奋,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洗冷水澡,睡行军床,能熟练运用他的子民的八种语言,还有一位异常美丽的王后。可是等到他68年的统治生涯结束时,一切都恍然如梦,他的弟弟在墨西哥被枪决,妻子在日内瓦被一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刺死,儿子年纪轻轻就自杀,选定的继承人又被塞尔维亚黑手党刺死,他为此发动的报复性战争使数千万人倒在血海中,也使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帝国风雨飘摇,这个人就是奥匈帝国的悲剧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是弗兰茨弗兰茨·卡尔大公和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之女苏菲·弗里德里卡公主的长子,因伯父斐迪南一世无嗣,他被教育成为国王假定继承人,1848年曾在意大利参加伦巴第-威尼西亚王国反抗奥地利统治的起义,当革命蔓延至帝都维也纳时,奥皇斐迪南一世因精神原因被迫逊位,弗兰茨于12月3日在奥尔米茨登上帝位。

在他统治的最初10年即所谓的“新专制政体”时期,他亲自制定外交政策和战略决策,与首相和外交大臣费利克斯·施瓦岑贝格一起开始恢复帝国秩序,1850年11月以武力威逼使普鲁士签订奥尔米茨条约,解散德意志邦联,向奥地利称臣,这被普鲁士人认为的第二个耶拿之耻。但首相在国内的粗暴统治和不容异己的警察机构激起了人们内心的反叛情绪,当1851年政府撤回1849年在革命压力下答应制定宪法的许诺时,这种情绪变得更具威胁性。撤回许诺的后果深远,导致自由党对弗兰茨·约瑟夫的统治长期不信任,引发了1853年在维也纳行刺奥皇的企图和米兰暴动。

施瓦岑贝格于1852年去世后,弗兰茨·约瑟夫不再任命首相,自己独揽大权。他虽然很勤奋但智力却并不高,在复杂的国际政治中常常走错路数。奥地利帝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的错误主要是他自己造成的,他不顾俄罗斯帝国对他的一贯支持,调动驻加利西亚的军队到俄国边境,迫使尼古拉一世从多瑙河沿岸撤军,这造成了两国永久的裂痕,沙皇尼古拉一世自杀前悲叹奥地利的背叛:“我是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居然指望别人知恩图报。”而西方国家则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参战,把他看成企图不劳而获的奸诈人物,最后他两头不讨好。因为国内复杂的财政问题,他在1859年开始削减军费,但又中了加富尔的诡计,忍不住挑拨而向撒丁王国宣战。没想到抓耗子却带出大象,法国的拿破仑三世变脸和翻书一样快,毫无征兆的突然拔刀帮助弱小的撒丁,历史上第一次通过铁路机动迅速把10万大军带到意大利战场,预想的边防军惩罚作战变成了大国间的主力对抗,弗兰茨亲在赶到战场也没有丝毫作用,两军的指挥都显得杂乱无章,而奥地利显得更乱,索尔费里诺战役的失败严重损害了奥地利的军事声誉。7月他匆忙的缔结了《自由镇和约》将伦巴比割让给对手以结束战争。战败后出现的危机气氛促使弗兰茨·约瑟夫重现开始注意宪法问题,宪法试验期–联邦制宪法和中央集团期宪法交替试行,直到1867年。

在1864年对丹麦战争中,约瑟夫与普鲁士结成同盟,企图以此拖延其在德意志的支配地位,但却徒劳。普奥获胜后,争吵发生了,双方的战争不可避免,普鲁士与撒丁结成同盟,形成对奥地利的夹击之势。外交官提议通过法国拿破仑三世之手,将威尼斯让给撒丁来避免这种不利态势。虽然注定要失去威尼斯,但约瑟夫却认为不经一战就失去一个省份有失体面,死也要死的光荣一些,遂即把善于攻击的阿尔布雷希特·弗里德里希·鲁道夫大公和善于防御的路德维希·冯·贝内德克调换了一个位置,普奥战争的结局是北方战线失败,南方战线胜利,奥地利虽然失败,并交出了威尼斯,但保证了对南方的心里优势。

由于弗朗茨·约瑟夫未能达成联邦制解决方案,使各民族满意,各民族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1867年的形式以趋于明朗,必须像不听指挥的匈牙利人做出妥协,结果形成“帝国和王国的二元君主国”,这这个二元君主国里,一半奥地利,一半为匈牙利,以平等的伙伴关系共存。这一妥协给匈牙利人相当大的权利来扩大其影响,蒙受损失的是斯拉夫各民族;波西米亚人(捷克人)和波兰人没有分享到奥地利德意志人在帝国的奥地利部分即西半部所享有的特权;而克罗地亚人、斯洛伐克人和南部斯拉夫人则没有分享到匈牙利人在匈牙利部分即东半部所享有的特权。弗朗茨·约瑟夫认可了这种偏袒的做法,违反了在这个多民族国家中各民族基本平等的核心法则。历史上长期演变所形成的各个邦属对皇帝的关系为各民族对奥地利德意志人君主或匈牙利人君主的屈服所取代。这样国家持续不得安宁。赋予各斯拉夫语与匈牙利语和德语以平等的最后一次改革尝试,在奥地利德意志人民族压力下,也为奥皇所否决。至于承认和恢复捷克人古老的权利问题,则束缚着奥匈帝国的外交政策并威胁着它的内政。更为不利的是南部斯拉夫问题,从1867年起,匈牙利统治下的克罗地亚人感到他们被不断的匈牙利化,匈牙利人的统治终于使居住着斯拉夫同胞的塞尔维亚成为二元君主国的死敌。

安德拉希伯爵是弗兰茨·约瑟夫最出色的外交大臣,他不仅于1879年使德奥结盟,并且通过占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赢得了帝国在巴尔干的第一个重大外交胜利。奥皇力排众议,维护和德国的联盟,虽然意大利于1882年与德奥组成三国联盟,罗马尼亚也于1883年与德奥签订秘密条约,但他却对意、罗有很大保留,弗兰茨·约瑟夫的外交风格是崇尚君主间的私人交往。1873年他和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并肩在柏林现身。决定性的促成三皇同盟。后来他还致力于通过私人接触防止与俄国的潜在冲突。他于1897年访问彼得堡和1903年沙皇尼古拉二世来访后,他试图界定奥地利和俄国在巴尔干的利益,但这一政策在一场导致于1908年吞并被占领的波黑地区的危机中,被外交大臣埃伦塔尔轻率的破坏了。1908-1914年,他不顾参谋总长弗兰茨·康拉德·冯·赫岑多夫的警告,坚持和平外交,赫岑多夫一再提出对塞尔维亚或意大利进行先发制人的预防性战争。但1914年7月,在外交大臣贝托尔德伯爵的怂恿下,他贸然向塞尔维亚发出最后通牒,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在大战正酣的1916年,他悄然去世,享年86岁,侄孙卡尔一世接替了他的皇位。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