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柏林赫塔最后一次赢得德国联赛冠军。78年过去了,延续几代柏林球迷的梦想终于有了实现的曙光。在赛季之初,想像力再丰富的预言家也不会预见到今天的这一幕,就像是没人能在赛前想到柏林赫塔会战胜拜仁,毕竟他们已经有8年没有品尝过胜利的滋味了。但赫塔对于这样的轻视早就习以为常,从赛季初、甚至从上赛季开始赫塔就一直在怀疑的目光中生存。没有球星、囊中羞涩、内乱迭起……但赫塔就是在这样的怀疑声中取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迎战拜仁之前,赫塔已经取得主场七连胜,拜仁对此视而不见,成为连续第八个垫脚石也就不足为奇。

总是被轻视,这也算得赫塔的优势,但轻敌却并非那些败军的惟一借口,赫塔的成就更主要还是建立在自身实力的基础之上,尤其是防守。在法乌雷的精心下,柏林后防线轮过后,柏林赫塔的失球数只有23个,拜仁和霍芬海姆都比他们多5个。进攻赢得胜利,防守赢得冠军。这是德甲颠扑不破的真理,法乌雷深谙其道。虽说拜仁和霍芬海姆的比赛都更赏心悦目,但赫塔的成绩却更好。冠军为什么就不能是赫塔?

柏林市长已经为赫塔预定了市政厅的阳台,时间是5月23日。“如果夺冠,他们尽可以在这儿欢庆。我为他们祈祷。”俱乐部经理小霍内斯对此还有些诚惶诚恐。他是对的,赫塔夺冠的难度远比拜仁和霍芬海姆大,但即便成不了冠军,柏林依然为这支球队、为法乌雷而骄傲,因为他终于让柏林在足球场上有了首都的尊严。

虽然来自首都柏林,但赫塔却一直混迹在德甲的中游。挣扎的艰辛和首都球队的心理压力就像是戴在赫塔脖子上的两把枷锁,让他们越来越感到窒息。如今枷锁终于打破,在战胜拜仁而登顶德甲之后,赫塔终于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

所有的一切都应感谢法乌雷,他就是柏林的自由女神。一年多以前,德国《图片报》曾经登出过一张著名的油画:德拉克鲁瓦创造的《自由引导人民》。只不过,画面中高举三色旗带领巴黎人民进军的自由女神换成了法乌雷的头像。《图片报》的用意三分向善,七分揶揄。因为,当时的赫塔成绩糟糕,而法乌雷却在媒体上大谈特谈对赫塔的改革计划。一夜之间,法乌雷成为了德甲的笑料。但谁能想到,《图片报》的玩笑如今已变成现实。

虽然带领巴塞尔夺得了两届瑞超冠军,但对于德甲而言,法乌雷还是一个真正的无名之辈,而柏林赫塔也无法向他提供充足的财政支援。法乌雷从“民帅”(平民主帅)变成如今的名帅,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按部就班显然不行,只有改革、甚至是革命才有出路。从抵达柏林的第一天开始,法乌雷就一直在履行着革命的使命。从球队建设到战术贯彻,从球员个人到球队整体,法乌雷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让赫塔脱胎换骨,改革取得了卓越的成功。

改革固然艰难,更难的是执著。在改革的过程中,法乌雷遇到了各式各样的阻力,但都一一突破。面对媒体的嘲讽,法乌雷的回答是拒绝采访。虽然得罪了媒体,但获得了清静。对于球员的不理解和抵触,法乌雷毫不妥协。名气小一点的,不服从教练就请走人,比如说博阿腾和德亚加。名气大的,不服从教练就予以冷藏,比如说潘特里奇。尽管得罪了大牌,但却赢得了绝大多数球员的拥戴。在潘特里奇打入冷宫之后,赫塔赢得三连胜。面对拜仁,赫塔缺少三名绝对主力,但依然赢得胜利。成绩面前,潘特里奇也不得不为他鼓掌。

革命已经成功,但法乌雷和他的球队仍需努力。“我们还能走得更远。”法乌雷只享受了一天的快感就重新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