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6岁的卡洛斯·阿尔卡拉斯(Carlos Alcaraz)在Instagram兴奋地分享与费德勒的合照:“能在温布尔登与最佳球手同场热身,真是莫大荣幸,谢谢你!”当时他的世界排名是520。

4年后,卡洛斯·阿尔卡拉斯以世界排名第1的身份,在同一场地与另一位最佳球手-德约科维奇碰头,舞台是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决赛,他击败对手、赢得生涯第二个大满贯冠军。他成为近20年来,即是自他出生以来,首位纳达尔、费德勒、德约科维奇和安迪·穆雷以外夺得温网男单冠军的选手。

卡洛斯·阿尔卡拉斯急速崛起,赞助商也由甜品公司变成劳力士,不变的是他的阳光笑容,和为快乐而战的心境;他更希望自己的表现,能成为新生代球手前进的信念。

“美网是最适合我打的大满贯赛事……而温网对我来说,也许是比较难应付的,虽然我喜欢在草场比赛,但我只在那场地打过两、三次。”卡洛斯·阿尔卡拉斯去年以19岁之龄夺得美网男单冠军-他生涯首个大满贯冠军-之后,曾经如此说。

不足一年之后,他将口中“难应付”的温网也拿到手,更是击败他从未击败、也是10年来未曾在温布尔登中央场输球的德约科维奇。德约科维奇指,这位年轻人“融合了我、费德勒和纳达尔最好的一面”。

从2020年首次打入ATP赛事主赛圈,到2022年9月赢得美国网球公开赛、夺得生涯首个大满贯冠军,相隔不足1年,再在温网封王、获得当代最强球手之一的祟高赞美,卡洛斯·阿尔卡拉斯当然是个天才,但一切又岂是“天才”二字便能解释?年少登顶,不仅是他从小十多年来的努力和天赋,更是延绵数十年、历经三代的努力。

2003年出生的卡洛斯·阿尔卡拉斯,来自西班牙莫夕亚地区的村庄埃尔帕尔马(El Palmar),而他打网球的源起,要从其祖父讲起: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祖父热爱网球,多年前在西班牙穆尔西亚一个打猎会,建造了当地人最爱的红土网球场,耳濡目染下,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父亲也热衷于网球,更进一步参加西班牙国内赛事,但欠缺资金下,始终未能成为高水平的职业球手,他最终成为教练及球场管理。

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祖父和父亲扮演的角色非常关键-祖父建立了场地,而父亲则在这场地认识了对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生涯而言非常关键的一人:西班牙甜品品牌Postres Reina主席的儿子与卡洛斯·阿尔卡拉斯接受同一位教练基科·纳瓦罗(Kiko Navarro)指导。

卡洛斯·阿尔卡拉斯小时候已因能力出众,其他同龄小孩无法接下他的击球,因而被逼跟朋友们分开练习,当时他曾闹情绪,说不跟朋友一起练就不去练习,但最终还是接受现实。在基科·纳瓦罗极力推荐之下,Postres Reina主席亲自去看了年纪小小的卡洛斯·阿尔卡拉斯打球,终被他“截然不同”的能力而震憾,决定以品牌名义赞助这个小男孩。

虽然现在的卡洛斯·阿尔卡拉斯总是展现出灿烂笑容,但他不讳言自己小时候脾气曾经很差,他曾道:“我小时候个性跟现在完全不同,那时候我会丢拍、很多设诉……之后我开始冷静一点、会控制情绪,开始享受网球。”10岁开始,他就一直带着笑容打波,凭着Postres Reina的赞助费,卡洛斯·阿尔卡拉斯得以在欧洲各地出赛,包括去克罗地亚参加U10世界锦标赛,长年累月在各种陌生环境下挑战年纪比自己大的对手,炼成了他能坦然面对各种环境的个性。

今年的罗马公开赛,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爆大冷,输给了世界排名135位的Fabian Marozsan,但他赛后在记者会上面对传媒的提问,仍展现出笑容、也乐于回应问题,不吝啬向对手送上赞美。虽然他偶尔还是会为输球而生气,但很快便能平复。

曾经指导费德勒和皮特·桑普拉斯等球手的保罗·安纳孔(Paul Annacone)曾如此评价卡洛斯·阿尔卡拉斯:“有些人生来就能自然适应、有些人需要经过学习,而卡洛斯·阿尔卡拉斯似乎总是能享受各种处境,不论他输、赢、什么都好,他总能欣然接受一切。”

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急速跃进,曾震惊许多球手,亚历山大·兹韦列夫曾如此说:“他拥有纯粹为快乐而战的能力。”前球手、现任运动心理学家的Allen Fox接受美国《》专访时如此分析:“他既是个天才、也是天生的疯子,只有在他自己未能发挥之时才会输。”

凭着成熟坦然的心境,卡洛斯·阿尔卡拉斯在职业球坛急速崛起,每一年都是不断突破:2020年首次出战ATP赛事主赛圈,12月才获提名为ATP年度新秀,2021年,他已由年初的世界排名141,跃升至年底的32,过程中在克罗地亚公开赛封王,夺得生涯第一个ATP巡回赛冠军;2022年是他刷新纪录的一年,先成为迈亚密公开赛最年轻冠军(18岁11个月),再在马德里公开赛连续两日击败他的偶像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最终夺冠,以19岁3日之龄成为赛事史上最年轻冠军。

2022年9月,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名字登上全球各大媒体头条-当时世界排名已升上第4的他,以3号种子身份出战美国网球公开赛,最终封王,19岁的他成为ATP史上最年轻的世界第一,再创下“最年轻年终世界第一”的纪录。

相隔不足一年,今年的7月16日,他在温网男单决赛面对德约科维奇,这位有“怪物”之称的塞尔维亚球手虽届36岁,但他今年才夺得个人第10个澳网冠军和第3个法网冠军,将生涯的大满贯锦标累积到23个,超越纳达尔,成为史上第一;更不用说他曾7次夺得温网冠军,在温网已跨年34场连胜,今届直至决赛前,只曾被破发两次。

卡洛斯·阿尔卡拉斯进步虽然神速,但不久前他才在法网4强,打到不断抽筋下输给德约科维奇。第一局,他以1-6先输,谁料来到第二盘,他胜出了“抢七”大战,打足4小时43分钟,终以3-2击败对手,过程中5次成功破发,甚至令德约科维奇多次“飞到尽”也未能力挽狂澜。

“比起法网之时,我成为了截然不同的球手,由那时开始,我成长了很多,从那场比赛学到很多,赛前,我以不同的方式作心理准备,比起法网时,我已经能以较好的心态应付这种压力了。”温网决赛的对决,似乎令卡洛斯·阿尔卡拉斯再提升了一个层次,“今场之前,我不觉得自己能击败德约科维奇,但完成了这一仗后,我对于要在其他赛事对德约科维奇,有了不同的想法,我会好好记住这一刻。”

他坦言,在草地作赛固然有帮助,“但我很开心的是,我从没被击倒、没有放弃,我一直奋战至最后一球,每一球,我觉得我们都打了很精彩的来回球,每一分都很出色。这场比赛非常、非常漫长,每一盘都很漫长,但是我的心理,令我能坚持五盘。”

卡洛斯·阿尔卡拉斯是史上第5位在21岁前夺得两个大满贯冠军的球手,前人包括他的偶像纳达尔,他也被拍到效仿纳达尔,在替补席上排好水瓶作为小仪式之一。不过,对于德约科维奇赞他集合了“三大天王”德约科维奇、纳达尔和费德勒的优点,他虽然非常景仰费德勒和对他来说有特别地位的纳达尔,但他坦言,仍希望打好“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风格。

今次一胜,在他眼中,不仅是自己的胜利,“我当然不会忘记这一刻,我想,对于新一代球手来说,也是一件好事,看到我击败了德约科维奇,会让他们去想,他们也会有能力做到的。”

尽管德约科维奇当然还在顶峰,但费德勒去年已退役,纳达尔也设下2024年的限期,对于网球迷来说,或许需要一位新星成为挑战者,带来新的冲击,卡洛斯·阿尔卡拉斯似乎正稳定地定走在这条道路之上,甚至能成为新的“天王”。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