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帕尔马是穆尔西亚(西班牙第六大城市)郊区的一个村庄,十多年前,当地的坎波网球俱乐部有一个名叫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小男孩,每天都喜欢对着墙打球。每次被大人拖走吃晚饭时,他就会发脾气大声尖叫。

那时,阿尔卡拉斯没有训练搭档,只能瞄着墙上的线打球,直到把球打秃。他并非这家俱乐部的正式会员,因为这个网球俱乐部是他的祖父卡洛斯·阿尔卡拉斯·莱尔马建立的。学会走路之后,无论到哪里,阿尔卡拉斯都会随身带着球拍。四岁时,他已经可以和哥哥阿尔瓦罗打出有模有样的多拍回合。

与大家印象里的乡村不同,埃尔帕尔马几乎没有一棵树,看不到一丝绿色,放眼望去只有混凝土和铺路石,一片为数不多的建筑是杂乱的商店和公寓楼。然而,对于这位热爱打球的年轻人来说,这里却是田园诗般的地方——坎波俱乐部有13片网球场,还有游泳池、健身房、篮球场和足球场等运动场地。

起初,阿尔卡拉斯一直跟在爸爸身边(他的父亲卡洛斯曾排名西班牙全国前四十)。但由于运营俱乐部和同时照顾四个孩子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没过多久,父亲就将阿尔卡拉斯委托给其他人照顾。因此,阿尔卡拉斯网球生涯中第一位贵人——基科·纳瓦罗便出现了。

当记者五月份来到俱乐部时,身材魁梧、留着胡子、眼神里却有一丝忧郁的纳瓦罗接受了采访。他讲道,自己年轻时与阿尔卡拉斯并没有太大差异,父亲也在这里工作,可以不受限制地出入球场。以前他也是一名前途光明的青少年球员,与纳达尔同场竞技,但家里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参赛的旅费。职业梦想破灭后,为了留在这项运动里,纳瓦罗选择成为了一名教练。

从一开始,阿尔卡拉斯就是他最喜欢的学生,纳瓦罗看准他将成为球星。阿卡又小又瘦,每天都会花几小时在健身房里练肌肉,但他的速度和手眼协调能力天生就很出色。纳瓦罗认为,小时候阿卡的技术比同龄的拉法更出色。不过,真正让阿卡与众不同的是他的态度和热情,输球并不会让他灰心,他也从不害怕比他年纪大的球员。恐怖的是,阿尔卡拉斯15岁时,托尼·纳达尔就断言,阿尔卡拉斯的正手已经能排到世界前五。

纳瓦罗说,他和阿卡之间的师徒关系十分默契。“我对卡洛斯比他父亲还严格。我不允许他在手机或电子游戏上浪费时间。” 那么,为何他们的合作,在阿卡十几岁时就结束了呢?“我不喜欢那种生活,”纳瓦罗说,“在快车道上,在聚光灯下。”停止执教阿尔卡拉斯,是纳瓦罗本人的决定吗?他停顿了一下,才回答:“我永远不会说卡洛斯和他家人的任何坏话,他就像我的兄弟、我的儿子。”

“但现在他和费雷罗在一起了,那让你感觉如何?”纳瓦罗再次沉默,然后重复说,他没有什么不好的话要说,他只是强调,当费雷罗接手时,阿尔卡拉斯已经是“成品”了。

在那个寒冷的、飘着雨的下午,看着纳瓦罗和一群孩子轻轻地来回拍球,有一种奇怪的忧郁感。他透露,自己收到了其他球员的邀请,担任他们的巡回赛教练。但在培养了一名才华横溢的球员后,纳瓦罗已经不再想与其他人合作。

看着昔日叮嘱的弟子一天天长大,登上世界最闪耀的舞台,成为家喻户晓的球星,隐藏在幕后不为人知的启蒙教练,想必心中百感交集。也许纳瓦罗害怕再次体验,培养另一个巨人、却又失去他们的酸楚。

童年的阿卡学会打球不久后,便开始瞄向在克罗地亚普拉特举办的10岁以下青少年世界锦标赛。不过,家里并没有足够的资金完成这次旅行,十分幸运的是,他生涯里的第二位贵人登场了。

在坎波俱乐部的常客里,有一位名为阿方索·洛佩兹·鲁埃达的商人,他是当地糖果公司Postres Reina的总裁,打得一手好球,经济实力也非同一般——在停车场里,他的法拉利豪车辨识度非常高。

洛佩兹经常带着儿子来打球,他的儿子与阿卡同龄,天赋却不及后者。有一天,在纳瓦罗的一再坚持下,洛佩兹观摩了阿卡的训练。看完后,他大吃一惊,表示自己愿意赞助2000欧元,不过有一个前提——他的儿子也一起加入打球。因此,这家糖果公司便成为了他最早的赞助商之一。从那时起,阿尔卡拉斯就穿着印着Postres Reina标志的衬衫,一直持续到他青少年早期。

后面发生的事情,对外界来说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进入青少年赛场后不久,13岁的阿卡被IMG的球探相中,成为了纳达尔和费德勒的同门师弟。

由于坎波俱乐部的地理位置偏僻,也缺乏室内球场设施,已经无法满足阿尔卡拉斯的发展。幸运的是,阿卡不必奔波很远,就能找到更大的网球中心——从埃尔帕尔马到Equelite体育学院,只需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与此同时,纳瓦罗与阿尔卡拉斯的合作关系也走到尽头,前世界第一费雷罗也刚结束兹维列夫的执教生涯。在国家青少年队看到阿卡后,费雷罗立即被他的潜力所吸引,阿卡的第三位、也是目前最后一位贵人便登场了。

“执教阿卡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费雷罗最近接受一家报纸采访时说。他喜欢叫阿尔卡拉斯“小面条”,因为他的身型瘦长而柔软。“在与兹维列夫尝试合作后,我喜欢从底层培养年轻球员、并带领他们走向顶峰的想法,就像安东尼奥(马丁内斯·卡斯卡莱斯,Equelite网球学院的创始人)对我所做的那样。”

值得一提的是,阿尔卡拉斯征战青少年巡回赛的时期非常短暂,因为他的球技太早熟了。2020年2月,16岁的阿尔卡拉斯获得里约公开赛单打外卡,击败拉莫斯,取得ATP首胜;2021年澳网,他通过资格赛的考验进入正赛,取得大满贯正赛首胜;一年半后的美网,卡洛斯宣告了新一代球王的到来。

成为新晋温布尔登冠军后,阿尔卡拉斯说:“只要拉法和诺瓦克还在打球,他们的时代就不会过去。我赢球是为了自己和团队,而不是为了开启一个时代。”但我们都心知肚明,属于他的时代早已经开启。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